最新消息:

如何拼微操,跳出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作者: 顾子明

学习 林夕 418浏览 1评论

学术界有个词儿,叫做中等收入陷阱,最近这几十年来,巴西、阿根廷、南非、菲律宾、马来西亚、墨西哥等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在奔向发达国家的路上纷纷折戟沉沙。

这就像金庸小说中的“中等武学陷阱”一样,路人甲再怎么勤奋练功,没有“绝世武功”的秘籍,也无法步入一流高手的行列。

不过有趣的是,日本、亚洲四小龙和以色列,还是成功的跨过了中等收入陷阱。不过纵观这些国家和地区,却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共同特点,他们越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都与中国当年的外交策略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

说起来,西方传统的外交策略有很多,其中有两条思路比较有特色,一个是以英国这样岛国为代表搞离岸平衡,维持各方的势力平衡以维持利益最大化,“搅屎棍”的作风500年都没有变过…….

还有一个策略,是以内陆国的德国为代表,其代表人物俾斯麦有过一段经典的论述,那就是三个国家的博弈中,一定要加入两个国家组成的集团,五个国家的博弈中,一定要加入三个国家组成的集团。

在1864-1870年间,俾斯麦正是运用这个理论,通过不停的纵横捭阖与三次王朝战争,结束了德国的分裂局面,完成了德意志的统一。

在这两套欧洲传统外交策略之下,大家往往都会斗而不破,因此导致的结果也就是,一流高手那是那几个一流高手,直到后来统一的德国过于膨胀,希望于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欧洲才被打破。

嗯,结果自然就是德国连续两次被欧美联合教做人。

可以说,发达国家之间虽然有互斗,但是在遏制发展中国家进入发达国家方面,是有着巨大共识的。就像美苏对印度“争宠”了半个多世纪,大量的无偿援助竞相流入印度,可是印度依然无法实现工业化。

因为,就像昨天文章中描述的,工业化就像“绝世武功”一样,除非到了最危急的时候,发达国家绝不会给自己再添加一个工业化的竞争对手。所以,援助给的都是工业制成品,而绝非工业体系。

不过,日本、以色列以及亚洲四小龙,全部都是在上世纪60年代这个时间段,取得了工业化的奇迹式发展。此后,全球就再也没有一个新兴经济体再次越过中等收入陷阱。

很显然,除了这些民族天性勤劳的个人奋斗,自然也少不了历史的进程。

而这些历史进程的背后,却也是某位战略大师的个人奋斗。

在欧洲通行的外交理念中,政治家们普遍会通过“求同存异”,通过寻找多方共同的利益,组建联盟来达成自身各自的目的。

二战结束之后,基于自身利益的英国,通过丘吉尔的铁幕演说,开启了长达近半个世纪的美苏冷战,继续其“搅屎棍”的职责。

因此,按照英美的原计划,欧洲作为对抗的主战场,所有的资源势必要向欧洲倾斜,美国为了对抗苏联,在英国的策动之下,就搞起了马歇尔计划。而为了对抗马歇尔计划,苏联也搞出了经互会。

在意识形态的对抗之下,双方将原本打成一片废墟的欧洲迅速重建。因此,原本因为战争被拆成废墟的东西德国,作为对抗的第一线,反而迅速恢复了元气。

本来呢,这种好事儿只能是人家白种人之间的,根本轮不到亚洲的黄种人,更不要说在二战中对美国造成巨大损失的日本了。美国在日本的驻军,就是帮助日本“去工业化”,毕竟,太平洋虽大,但是容不下美国和日本。

但是,欧美政治家们的一系列布局,竟然被毛泽东的战略手腕打破了。

在毛泽东的布局之下,从朝鲜战争、台海危机、再到越南战争,沿着中国东部的边境线由北至南,原本与美苏争霸并无大关系的东亚,反而变成了主战场,冷战期间美国的伤亡基本都集中在这仨地方。

本来呢,对中国来说,朝鲜战争是一个巨大的坑,斯大林逼着中国与美国对抗,金日成抢在我们收复台湾之前先行开战,他哥俩合伙把我们坑得够呛。

可是,凭借着“最可爱的人”志愿军战士们的浴血牺牲,以及中方决策层的运筹帷幄之下,这场危机反而变成了巨大的机遇,中国不仅增强了对半岛的控制力,也将苏联反向捆绑上了我们的战车。

因此,在长期胶着的朝鲜战争下,我们从苏联获得了几百个师的苏械装备,以及一整套的重工业体系;凭借着第一次台海危机中的嘴炮式的核威慑,我们又从苏联那里获得了原子弹的技术。(大家可以想一下,特朗普的嘴炮也都是有目的的)

相比于英国和德国这样发达国家的合纵连横的技巧,当时中国相当于“逆练九阴真经”的路子,每次都是以弱敌强、以少打多。

而正是通过50年代的这两场战争,让我们实现了联合国五常应该有的工业力量、强大陆军以及核武器这三大法宝,迅速从棋子成为了桌面上的玩家。

而在1958年,赫鲁晓夫准备与美国媾和的时候,毛泽东果断的通过一次设计,邀请赫鲁晓夫访华后,立即挑起了第二次台海危机炮击金门(与特朗普海湖中美会谈时对俄罗斯放导弹打叙利亚,颇有相似之处)。让一度握手言和的美苏重开战幕,并随后引发了古巴危机。(又通过对印自卫反击战,将亚洲的局势继续复杂化。)

正是在一只看不见手的布局之下,虽然中美和中苏的关系都迅速恶化,但是美苏之间的冲突也剧增,使得中国看似极其危险,实则安全异常,双方谁也不允许中国被另一方击倒,也不会允许中国彻底导向任何一方。

随后,在这只看不见手的支持下,越南战争升级,美国和苏联因此长期的陷入在越战的泥潭之中,双方在此耗尽体力的同时,也眼睁睁的看着中国的军力与外交一步步的崛起。

最终,在建国的20年之后,利用美苏的巨大矛盾,中国反而在美苏的共同支持之下,重返联合国,成为了安理会“五绝”之一。

在毛泽东的战略之下,不仅中国取得了外交和地缘上的巨大胜利,所有在毛泽东棋局之下的国家普遍收益颇深。美苏不得不将争霸的重点,从欧洲向亚洲转移,同时,大量的资本和产业链自然也跟随者转移。

因此,日本作为战败国迅速的被美国重新武装起来,朝鲜也获得了苏联大量的无偿援助实现了工业化,香港和新加坡作为中转港得到了飞速的发展,台湾和韩国作为美国对抗苏联的亚洲桥头堡,原本毫无工业资源的地区,工业反而得以迅猛发展。

而随着美苏在台海危机中将注意力转向亚洲,中东迅速成立了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与阿拉伯联邦等组织,美苏不得不在力有不逮之下,扶持以色列继续分裂阿拉伯国家,间接也给了以色列崛起的历史性机遇。

可以说,本来并不是牌桌上玩家的毛泽东,凭借着个人的超级手笔,在晋升为桌面玩家的同时,也打破了发达国家的垄断,使得东亚成为了冷战之后全球发动引擎。

所以我们也要明白,除了历史的进程,改变世界也要看个人的奋斗。

正是凭借着毛泽东的战略大手笔,改变了整个亚洲几十年的走势,真正意义上打破了发达国家对工业产业链的垄断。

甚至在几十年后,我们改革开放的时候,日本、四小龙和以色列这几个凭借着中国给予战略机遇期的兄弟们,反而成为了“先富带动后富”的典型,在中国大规模的投资并转移了他们落后的产业链,使得中国得以迅速的发展。

也许,这也算一报还一报吧。

因此,如果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会对日本、亚洲四小龙目前的囧境,能够有更深的理解。

当年这东亚五小强的崛起,背靠的是中国以一己之力改变冷战格局所出现的,因此五小强的崛起不仅有着不可复制性,同时也有着不可延续性。

如果认识到这个问题,就会明白,就算韩国民众让朴槿惠上台,也无法复制他父亲的汉江奇迹;日本工人再怎么努力,在冷战结束之后也只能去面对失去的一、二、三十年;如今台湾的蓝党绿党无论谁上台,都改变不了台湾经济下行的走势;香港和新加坡作为亚洲对外的窗口,也避免不了地位下滑的窘境。

因为冷战早就结束了,美国不会再向他们免费开放市场并转移技术了。五小强凭借着全球格局突变获得的巨大红利,随着突变的消失,红利自然也会消失。

而从这个角度也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一旦奥巴马开启重返亚太之后,五小强纷纷对我们翻脸,因为在他们看来,亚洲对抗和美国的再一次输血和机遇期,都会再一次到来,自然就要抢着“上车”补票。

同样,随着特朗普上台,扣门的他中止对五小强输血的预期之后,瞬间面临散架的五小强,也纷纷大变脸倒向了拥有广阔消费市场的我们。

本质,就是他们现在的发展,属于“德不配位”,既没有保障自身实力的武力,也没有与经济实力相匹配的倾销市场。

因此,逻辑理顺了之后,再回到现在的国际局势。

目前学界有一个共识,就是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对遏制中国的科技发展,避免成为发达国家,有着统一的共识。

其实,这跟当年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都对遏制刚刚成立的新中国有着统一的共识,两者几乎是一个道理。

那么,跳出共同遏制,跳出中等收入的机遇在哪里呢?

最近连续的几篇文章,融汇贯通之后,我想答案已经出来了。

转载请注明:一秒钟的梦 » 如何拼微操,跳出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作者: 顾子明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

  1. 呵呵 只能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