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转]说一说20年前第一次发奋学习的事 作者庚五@1024

情感 林夕 972浏览 0评论

原题名为<黄书包>,真人真事,亲笔一字一字写的。

1998年夏天,麦子熟了。
父母拉着架车子下地劳作,我在家准备迎接第二天的中考。住了好多年的小院子我再熟悉不过:
青砖结构的堂屋,屋檐下是烧砖时我舅爷亲手刻的“鬼脸”,说是用这砖作屋檐能辟邪。堂屋里三间房是互通的,因为没钱的缘故,东间、正屋、西间没有用砖头砌成隔断,只是简单的用蓝色的布帘装饰着。我湿润着眼睛,用手仔细地抚摩着蓝布,想起小时候经常把自己卷进去跟妈妈玩捉迷藏。
堂屋门前右手边是块空地,每天下学后,我就搬着小桌子放在这里,一边咬着笔头,一边埋头作题,从《战胜大灰狼》到《三味书屋》、《出师表》、《爱莲说》,一晃自己就长大了。空地南边是长了不知多少年的大芭蕉树,树边有棵笔直的泡桐,我背完书作完作业就经常在泡桐下睡觉,第二天早上醒来,能清晰地闻到空气中夏天的味道,然后躺在床上伸着懒腰,担心树上的“布袋虫”和“豆虫”昨夜有没有掉到我嘴里。
西屋是过道和厨房,两口大锅支在进门的地方,一只暗红色的塑料水桶立在案板下面,我不禁想起无数个中午,妈妈教书放学后急匆匆回家来,洗洗手就忙给我下面条,揉面、切面、洗豆芽,还要照顾着烧锅。我吃完饭就把碗筷一推,背起书包、拿只苹果独自上学去。
我有过很多只书包,有蓝的、有绿的、有黄的。
我父母可能不知道,中考前的这个下午,我郑重地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洗脚。我把水烧开,端着印花的搪瓷盆,再倒进去凉水,搅拌下,就脱了那双露着两个脚指的旧袜子,好好地泡了十分钟,再擦干,穿上事先买好的新袜子。这是我直到现在仍然保持的一个习惯, 无论中考、高考、各种考试,只要是重大考试前,我都会为自己买双新袜子穿上。中考穿的是1块钱一双买的白色尼龙袜。高考穿的是白色的长筒棉袜子、后来的公务员考试穿的是“浪莎”牌的灰袜子、职业上升期的几次重要考试穿的是“班尼路”29元一双的厚实棉袜子等,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我想,穿了新袜子就会给自己带来好运。
第二件事是吃饭。因为下午要坐车赶到县城看考场并住在亲戚家,我就自己一个人生火做了顿饭,说是做饭,其实就是煮了两个鹅蛋。蛋还没煮熟前,我自己吃了根早上馍筐里剩下的油条,然后再吃两个蛋,取意“100”分的意思。现在想想还是蛮有意思。
第三件事是买包。我整理好自己的物品,提着红色的尼龙网兜,揣上父母给的30块钱,就沿着巷子步行2公里来到了镇上,多年以后我再回忆,好象分明记得出门时我就看到父母拉着满满一车麦子艰难地在路上被太阳烤着。
我来到镇合作社时,一眼就看到了这只黄书包,布绒绒的外壳,撑开像个正方型,上面还带着一块长方形的书包盖,书包盖上还绣着一幅对称的图案,两只约4厘米宽的带子背在身上也不嫌累。
12块钱,我清晰地记的这个价格。
2个半月后,我考取了县第一高级中学。
正在我愉快地收拾着黄书包,把文具、本子、简单衣物都收拾妥当,塞进书包里的时候,我才认真地看着看清通知书上的学费后面印着980元数字。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这要卖多少麦子才能凑齐啊?
卖了今年的新麦,又卖了去年的玉米,一趟一趟地用架子车拉到镇上卖掉,凑了半个月才凑够700多块钱,还差200多块。父亲一咬牙,跺着脚说我去借,邻居借、亲戚借,因为穷的缘故(家里地少,地里产出仅够吃饱饭,母亲的教师工资收入微薄,那时还是民师),没人愿意借给我们。
借钱的过程很曲折,后来多年后父亲在一次酒桌上哭着说,为了我上学,他借钱时几乎都给别人磕头了。终于,凑够了1100块(含第一个月生活费100元)时,我那么想上学的欲望竟然不强烈了,可能是因为别人都开学2个星期的缘故。
背着书包,提着被褥,跟着父亲来到第一高中,找到所在的班级时,里面是朗朗的读书声,我第一次离开家门来到所谓的城市,一方面有激动,一方面有新奇,但更多是胆怯。小心翼翼地和父亲并排坐在中间窗户下的台阶上,父亲抽着2块5一包的“散花”烟,好不容易挨到下课,他顾不上拍拍屁股上的土,就迎上去找老师说要上学。
也巧,刚好那节是地理课,我们的班主任就是带课的中年妇女,后来知道他叫谢老师。谢老师看都不看我们,听说是上学,嘴一撇说,都开学快一个月了,现在来有什么用,再说班里60个学生,现在塞了62个,你看看哪里还有空位?
父亲低头哈腰地陪着笑,我在他身后3米开外的地方,听不请讲什么。那一刻,我只觉的我们真卑微,我握紧了拳头默默对自己说,不管能不能上成这个学,将来一定要活的有个样子。
半个小时后,谢老师还是领着我们去了教务处,简单说明情况,收了我的学费,开了个收据,大红印章戳在收据条上时,我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这个学,终于能上了。可随之而来却发了愁。
手续、宿舍都办好后,已是晚自习的时间。谢老师领着我,到了班级门口,她用手一指,我感觉好象那手指的前方就是一条光明大道、康庄大道,而我就像一只雄鹰,一只刚会飞的鹰,想练练自己的翅膀。许多许多年以后,这种感觉出现在另外一个考场上,这是后话。
我飞啊飞,从讲台飞到走道,视野处是陌生的面孔,是蹭亮的桌椅,是密麻的写字声;我飞啊飞,飞过走道,飞到路的尽头,却没有发现属于自己的那个窝。
就在我泪水都快飙出来的时候,谢老师拍讲桌的声音一下把我从天空拽到了地上,因为没有属于我的窝,我这只鹰只好靠在最后面墙上听课,这样也好,我安慰自己说这样免的上课时睡觉;因为没有属于我的窝,我这只鹰只好趴在自己右大腿上记笔记,这样也好,我安慰自己说这样就能把我的字练的比庞中华还要好。
我还记的那情形,老师在前面讲立体几何,我在最后一排的墙上像蝙蝠一样展开自己的想象,在大腿上忙碌得记着笔记,两只眼睛像在黑夜中寻找光明,生怕哪一个字我没有听到耳朵里,辜负了那980块钱。
每一天,都很用力。既要马不停蹄地学习新的知识,又要独自借别人的笔记把前20天的课程补上,就这么在路上,匆匆忙忙。站功也成了家常便饭,并不觉的辛苦。
两个月转眼过去了,中间除了回了一次家拿生活费,其他时间我都是两点一线地在教室寝室学习。不知不觉中迎来了人生第一次大转折的时机。那是高中第一次阶段考,一年级阶段共有14个班。
密密麻麻的人群,密密麻麻的声音。那时电脑还不发达,考试名次都是用毛笔手写在大红纸上,贴满了整个宣传栏。我远远地望着,扶着近视眼镜寻找自己的名字。
从班级最后一名往前找,找了10分钟,直到快上课的时候还没找到,我焦急了。耳朵边是上课铃响的声音,我穿着蓝色的褂子,焦灼寻找自己的名字。还是没找到,失望地转身,跟随人流走进教室。又不死心,再回头张望。
天!第一名!我的名字在一(四)班第一排第一个位置。我又跑近了看了看,没错,是我。
那天那堂课,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还是地理课,还是我们的班主任谢老师。我靠在最后一排墙上,摊开课本正在预习。她再一次的把讲桌拍的震天响,强迫我把鹰的思绪拉到地面上,只是这地面像是地平线一样,美丽而光芒。
今天我们不上课。她说,我们把座位重新编排一下。
她把班级考试名次从头到尾的念了一遍,边念边不时地用眼睛看向我。也是从她嘴里我知道了那次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一、阶段第四。
最后,她像一只大鹰一样从讲台上飞了下来,比我飞的更快更急促,一把用她的翅膀拉住了我的翅膀,把我硬塞到了第三排最中间的窝上。
趴在自己的窝里,我这只鹰不争气地眼泪湿了眼眶。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用成绩赢得了人生中最宝贵的——尊严!

转载请注明:一秒钟的梦 » [转]说一说20年前第一次发奋学习的事 作者庚五@1024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