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中国农村的恐怖

草榴好文 林夕 219浏览 0评论

1.气人有笑人无。

在村里背后议论人是常事,谁家发财啦,谁家揭不开锅啦。村里有一个人赚了点钱买了一辆豪车,为了防止爱车被剐蹭,每次回村都来我家把他的小跑车停在我家厂院里。有一次他把车停在了大街上过了一夜,就那么一夜,第二天车身上被人划了无数道伤,后视镜也被掰坏,雨刷也折了,反正一看就挺惨的,看手法和伤痕并不是一个人干的,村里人议论了好几天,有的人在嘲笑,有的人看热闹,有的人事不关己,我亲耳听到一个声音说:??“该!叫他买这么好的车!这回再嘚瑟啊???”

有一个村民人品不错,为人和善,脑袋灵活,开了一家小作坊生产花生油,赚了点钱,后来买卖做大了有钱了,五六十万的车开上了,就招来一些人的妒忌。后来这个人想在村外开一片地盖厂房,批地的时候市里就接到了好几个举报电话,说他家花生油不卫生,黑心,还说村民坚决不同意盖厂房,坚决抵制,市里派人来调查了,发现人家的油坊干净卫生,安分守法,就让村里给批了几亩地盖厂房。厂房盖的时候被人偷偷点火烧过一次,所幸无大碍,好不容易盖起来了,刚装好的几十面玻璃窗全被砸碎了,很无奈,他就在厂子四周装了六个摄像头,你听说过吗?只是一个油坊,却要靠一堆摄像头来保护自己不被暗害。

过年的时候所有人都回村了,妇女们就开始背地里攀比议论每个人的穿着,她们坚信,一个人过年穿什么档次的衣服就决定了这个人的收入,你要是今年没买新衣服,穿着去年的衣服去拜年,那完了,你肯定今年没挣到钱,穷得叮当乱响。你要是穿一件一看就很贵重的衣服,那你也是完,你肯定今年做了什么亏心事,挣了什么来不不明的钱,要不你就是倾家荡产买件衣服回村嘚瑟。

你穿一件2000块的外套,有见识的人会说一句:??“真是好东西,看着就不一样。??”有些人却要反着来:??“啥?我看这件衣服也就值200,你肯定被坑了,花这么多钱光买个牌子。??”你要是真穿一件200的外套,她们会心满意足地假奉承:??“哟,这衣服才200?你真会买,我还以为得2000多呢!??”等你走了,还是那句话:穷β。

如果你胸无大志不想奋斗多挣钱,村里很多人就会瞧不起你,嘲笑你。如果你挣了钱,发了财,那些人又会诅咒你,把你当异类,给你使绊子,下黑手,排斥你。

2.关于猫狗。

农村狗多猫多大家都知道,而且多数都是散养,可能由于卫生的问题就有一部分人看不下去了,在猫狗容易聚集的地方投毒,老鼠药,就那么塞在香肠等吃的里,一块块扔在地上,那一阵村里的猫狗都快死绝了,过分的是差点毒死一个孩子。

有一些人家里的狗生了,不想养,懒得送人,懒得拿去集上卖掉,干脆一窝端着扔到河里去,刚出生几天的小奶狗,就这么瞬间报销了。经常能在河边看到一窝一窝的小猫小狗的尸体,太心疼人了。

有一个事给我留下很深的阴影,我们村有一家人开车路过别的村,路边有一只散步的狼狗(戴项圈的,一看就是挺好的家养黑背),他们居然趁大中午街上没人拿袋子套进车里,拖回家打死吃了,然后还洋洋得意地夸那剥下来的狗皮好,毛色亮!我真的是无比恶心,每次回想起这件事我都想吐。

答主目前定居在城市,也养了一只宠物狗,逢年过节回家便会把它带着一起。有一次狗病了,我带它去市里看病买药,回来停车,牵狗回家时刚好被路边扎堆凑热闹的几个叔叔大爷看见,就问我带着狗干啥去了,我就说狗病了,带着它去市里打针了。他们就笑了,其中一个带着条黄狗的叔叔辈的人笑道:??“你们城里的狗就是娇贵,你看俺家的狗,怎么造都没事儿!??”说着一脚把那狗踢出去挺远,狗疼得叫了一声,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低眉顺目往主人身边走,刚走回来,??“砰??”又是一脚踹出去,嘴里还说呢:??“你看,多皮实!??”

3.法律。

曾经有两名警察开着警车去村里抓人,所有村民都出去了,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前提下,一脸懵逼地村民把警车掀翻了,两个警察,一个当场打晕,另一个腿打折了。后来市里来了二三十人的防暴队,带着头盔拿着盾牌那种,把人救走了。事后问村民因为什么,基本上没人知道,我看有人动嘴了,我就开骂,我看有人推推搡搡了,我就上去打了,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后来俩警察来村里指认,判了好几个。

我老家是山东的农村,算是比较文明开放的沿海村子了,不靠种地,个体业发达,小工厂遍地。村里50多岁的人大都是初中毕业,30多的皆有高中文凭,大部分户收入至少在6-10万左右/年,基本家家有小车。像空调、电脑、暖气、几千块的手机、坐便马桶、热水器等这些基本的东西,只要城市里有的,我们村子一大半的人家都有。按理说不像能做出掀警车,殴打警察等愚昧事情的,可他们就是这么做了,而且很骄傲。

当然了,大多数警察也做不到严格执法,甚至普通的出勤都会有许多猫腻和无奈。警察去村里拿人为什么要偷偷地去?因为不敢光明正大的啊!你在城里去某个小区抓个嫌疑人,邻居们不说配合吧,起码不敢光明正大地阻碍执法,可是村里就敢,因为村里是村民的地盘。另外还有许多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在里面,比如说这个村的村长跟镇派出所所长是远亲,那个村的恶霸跟某个队长是连襟等等。

在村里,警察也要看村民眼色的,无一例外。我们村的A和B两家因为盖房发生口角,继而械斗。本来就是是非难以明断的事情,可警车来了现场,还没怎么问呢,上去就把A以押犯人的手法拷上警车带走拘留了两天,还踢了他好几脚。B呢?不但不用被抓走,还是几小时后自己开车去的公安局录口供,就跟去喝茶唠嗑一样。为什么抓A不抓B呢?因为错在A?还是因为B有关系?都不是。仅仅是因为警察赶来的时候,B的好几个本家兄弟、子侄正气势汹汹站在那骂骂咧咧,而A只有一个人。反正只需捏一个,警察就挑了个软的。

事后A因多处负伤而住院,经警队调解无效,B拒绝赔偿一分钱。A就把B起诉了,其实已经构成轻伤了,但B找了关系,一直没判,拖了好几年,A最后终于胜诉了,法院只判了B赔钱,B拒不执行,还带了一大堆人去派出所闹,最后不了了之。A被打,被拘留,没有得到公正和赔偿。B打人,闹事,却没有被拘留,也不用赔偿。你有什么办法?你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要没死人,在村里就没有法律可言,无道理可讲。

这是再明白不过的道理:在村里想要活在上层必须要靠家族的繁盛,家里得有男人,家族里男人多就牛逼。正因为如此,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农村特别根深蒂固。

4.遇事遇人先往坏处想。

村里的胡同四通八达,主干道都是水泥的。当年可都是土路,铺水泥路的时候镇委来人说:??“每家收1000元,给全村铺成水泥,不留边角。??”村里人鸡贼啊,觉得镇委从中渔利,就不肯交,嚷嚷着不该收钱应该免费铺,镇里的负责人说给你们免费铺主路已经是给面子了,还要免费铺胡同?门都没有。然后人家就铺完主路就走了,村里人一看就急眼了,又联合起来找镇委,说是每户愿补1000元,求给把胡同也铺上。镇委说,料也撤了,工人也撤了,设备也退了,你再想铺都得重新来,每户得1200才勉强够。村里又炸了,一个个跳着脚骂镇里不是东西,每户凭空多赚200块钱,说什么也不愿交1200。再后来村民们决定不依附镇里了,自己找施工队问了一下价钱,施工队来看了一下说:铺质量那么好的路每户得交2000吧!明眼人都能看明白,镇里在拼了命地帮村民省钱,可过去很久了,村里还是有人说:就算收1200,他们(镇委)也挣不少!

还是修路的事。村里当时修路,镇上只给出一半,剩下一部分得村委出钱,村委钱不多,村民不肯出,大家就找周边的厂子筹款,我家在村外有一个工厂,其实跟村子里的路不沾边儿,按理说无论出多少钱都是个情分,我爸挺大方说出两万。后来钱还不够,就又找工厂要,我爸就又给了一万。就这样还赚不着句好话,村民私下还骂周边开厂的老板们,说:??“出那么几个钱儿屁用不顶,也不知道留着那么些钱做什么,下小的啊!??”可是修路差的二十万都是附近厂子凑的啊!他们一分钱不出还要说风凉话。我家这几年也不宽裕,我爸就跟我说:??“咱有钱没钱只有自己知道,跟别人说人家不信,人家以为你家chen金山呢。很多人连铺自己家门口的路都不愿意出钱,你还指望他们出钱修大路?咱给就给吧,谁叫咱顶着个??”老板??“帽子呢!省的别人说闲话。??”

5.占便宜没够。

乡间的水泥路被常年当做晒谷场,4车道只给你留1车道,2车道也只给你留1车道,隔很远留一个错车空地,镇里市里多次派人整改,一点用没有。麦子还没收呢,就拿着破烂扔在路上提前占好地方。更过分的是因为麦田紧挨着水泥路,有的人想多种几棵麦子,居然拿锄头把水泥路挖了一大块下来,露出土地,种上麦子,导致路面垮塌,本来就是很窄的双向2车道,他家地那段愣是变成双向1.5车道,我看再过几年要变成1车道了,那根本错不开车,车流大的时候常常有一堆车堵在那。他非得说当初铺路垫地基的时候侵占了他家麦田,可路是直的,从东修到西,根本没占他的。

村里现在有专门的环卫工人负责打扫街道,村头也设置了几个绿色的大垃圾桶,就是那种一米多高,底下带轮子的垃圾桶,城市里每个小区都有。我们村居然有人往家偷垃圾桶,刚放上新的就有人夜里偷偷拖回家,反正是公家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丢垃圾桶这种事,生活在城市里的你听说过吗?不止垃圾桶,包括栅栏,水管,甚至浇水的泵头,只要是公共的,都要惨遭毒手,就算不偷也要给你破坏了。镇里给每个村都盖了一个小屋,作为小朋友等校车时遮风避雨的地方,就这么可爱的小屋都被破坏得不成样子,里面还有人偷偷拉的屎。你说,我们村道路通常,工厂遍地,盛产鱼盐,经济发达,为什么这些人还是如此下作呢?吃相咋就这么难看,手咋就这么贱呢?真是想不明白。

6.谣言制造与传播。

村里有一户做生意的人,夫妻一起出远门十多天去旅游,村里就蔓延起了一种猜测,说他家谁谁得了见不得人的病,出去(到大城市)治病去了。越传越邪乎,有说他家男人在外嫖娼染了性病的,有说赌钱输了躲债去了,有说摊了官司被抓了的等等。后来人家带着旅游时拍的照片和特产回来了,大家还是不信,依然轻蔑地说:切,说是旅游,不年不节的旅什么游!肯定有什么事不愿意让人知道!

有一家小年轻在外面打工,因为条件不好决定延缓生子,结婚三年了还没孩子,村里就有人说他们不孕不育,还有人凭空猜测,说那女的在外面当过小姐,因为打胎所以坏不上了。

我有一个同村的女同学,毕业后家里给托了关系进了市里的税务局,在局里当个小兵,有一次过年回家东西太多拿不了,他们公司的一个领导就开车把她送回了家,村里就炸了,说她被人包养云云,特别难听。那年她20出头,现在她三十了依然没嫁出去,相亲了好几个老家在附近村的小伙子都吹了。我算比较了解她的人品,毕竟一起长大又一起上学,我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反而很上进,从小做事就很认真。但村民不信,你想啊,长得挺漂亮,穿衣服又时髦,说她没鬼?傻子才信嘞!唉,真的是无语至极。

我本家有一个叔叔,是我爷爷的兄弟家的儿子,四十多岁,前年因胆囊息肉住院开刀了,我们本家的亲戚们都去医院探望过了,本来就是个小手术。村里还是有好事的妇女借乘凉之机向我妈打听:??“听说那谁得胃癌了?狠不狠???”我妈就笑着跟人家解释:??“你们听谁瞎说的,就是胆囊的小手术,跟癌症都不沾边儿!??”那妇女嘴一瘪:??“你瞧你,这年头得个癌症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你至于替他瞒着吗???”另外几个也附和,纷纷表示一定是癌症没跑,她们都听说了,一个个说得头头是道,那逻辑简直无懈可击,我当时就觉得有这脑子在家种地打工真是浪费了。

7.婚礼的复杂。

我们村镇周边有不少能承包婚宴的饭店,桌是不少,安排坐次可是个技术活,谁有钱啦,谁家有出息啦,谁关系好啦,都要往前排安排,或让他当主陪。谁跟谁关系不好,不搭话,有仇,都要尽量分开,让他俩离远点。我哥结婚时的座位板打印了三次,第一次打印完后拿回来,有人看了就说,那谁和谁关系不好,怎么安排一个桌上了?于是重新打印,第二次拿回来仔细检查,结果又因为把两个关系不睦的放在了同一桌而不得不作废,到第三次才算弄好。

面子是多数村民明明没有却非常在乎的东西,同样数量的亲朋好友,城里人摆十几桌就够了。为什么农村的动辄就三十桌五十桌?就是因为面子,你家有喜事,若不叫他,他就没面子,就会背后诋毁你,诅咒你。于是乎,喜主为了不得罪人,尽量广而告之,广而请之,我们村的人去吃席有个坏毛病,就是必须去家里请人家两遍,必须请他两遍他才会来参加婚宴,首先在婚期前一个月左右上门送请帖,其次从婚礼头一天到婚礼开始前一小时,这段时间内必须再上门叫他一遍,打电话不行,必须本家亲人上门叫,你不叫第二遍,他便不来,便会觉得你轻视他,便会心中生恨,便会与你疏远,更有甚者会与你为难。这不是我耸人听闻,的确是有许多先例的。

婚礼的烟酒菜也是重中之重,大部分村民去吃婚宴不是为了气氛,也不是为了凑热闹,他们随了礼,就是为了吃好喝好,婚礼结束后,整个村子会一直沉浸在热烈的讨论中持续数天。讨论你家有多少钱,你办婚礼收了多少钱,是赔了还是赚了,婚礼用的什么车,婚宴上喝的多少钱的白酒,抽的多少钱的香烟,螃蟹肥不肥,龙虾大不大,海参是多少头的,鲍鱼能不能一口吞进去,桌上几个素菜几个肉菜,临走给宾客的回礼值不值钱,等等等等,如果有一项没能达到他的心理预期,他就会生出很多损话,比如骂你吝啬小气,人品不行。若是有一项超出他的心理预期,他又会说你有俩糟钱儿瞎XX嘚瑟,不知道咋显摆了。

8.赡养。

我们村里有一家奇葩,这家的男人是个不肖子。他大哥常年照顾生病的老母亲,他每年给他老娘50块钱。每年!50块!人民币!最早的时候是每年给20块,直到2015年16年左右才涨到了100块!还腆着脸跟别人说:??“俺娘上岁数了,平时不怎么出门,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他老娘后期因为生病需要照顾,就住在大儿子家里,老大家的妻子早亡,膝下有一子,混的也不好,家里收入很低。老二家条件还好,起码买得起小汽车。却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不仅不照顾,还只给那么几个钱。这在我们村都成为奇谈了,人人背后骂他不是东西。人性多有缺憾,可像这种毫无人性的表现,真是世所罕见。

去年他母亲去世了,村里大部分男人都去帮忙,刚好我休假回老家,就陪着我爸一起去了。老太太的二儿子趴在坟上哭的呀,稀里哗啦的,嘴里不停地喊着:??“娘啊!你怎么走得这么早啊,俺兄弟俩还没尽完孝道啊!娘啊!??”事罢大家要走,那二儿子还不走,一直在那跪着哭。我爸气的当着大家的面骂道:??“你还有脸哭!你娘要是没有你这么个贼子,也不能这么早没!??”那人理屈,也不搭话,就在那哭,一群人就扔下他各自回去了。

你以为他幡然悔悟了吗?No,没过几天就开始和他大哥为争抢老太太留下的四间老房闹了起来……

9.杠精篇。

我老家的许多人都是??“只比差的,不比好的。??”看到有人赚了钱,有些人的第一反应并不是羡慕,而是不屑,他认为一天收入百八十的就挺好,眼界也不开阔。

过年回家的时候跟同村的儿时玩伴聊天,他叫小吕,小吕问我:??“你在市里一个月挣几千???”我说月收入三五万吧,他愣了一下马上说:??“交完税剩不下几个了吧???”我说:??“我说的就是税后的收入。??”他接着说:??“市里花销大,你挣三万块不一定比我这个在家挣三千的生活好啊,家里就这点好,同样的东西,咱家里就便宜很多。??”我为了安抚他,只好顺着说:??“是,挣的多花得也多,一样,今年忙活一年也剩不下多少钱,在市里想过好了也不容易。??”小吕就心满意足地笑了:??“来!喝水!??”

后来有一天我妈问我:??“你跟小吕说你在市里过得不好???”我一脸问号???我妈说:??“小吕在村里跟人说,说你在市里挣不着钱,去年过年回来一分钱都没有。??”我……

我的这个同龄人是早早辍学回家上班挣钱的,成家早,年轻力壮,却是村里年轻一辈混的最差的一批,小时候常在一起玩,几十年过去了,现在都说不到一起了。他母亲生病的时候我还主动跟他说:缺钱说话,我这有,不用急着还。

他其实人品不坏,只是活的越来越像一个杠精,有一次小吕因为挖排污渠跟邻居吵了起来,我就说了一句:??“要是村里也有物业就好了,交上物业费,统一铺管道。??”小吕就一脸不屑地说:??“城里就没有这些鸡零狗碎的事儿了?那是有摄像头,要是没有摄像头照着,你跟你小区的邻居不得天天打?!??”我说:??“唉,怪咱们村规划太差了,胡同太窄,又没有坡,脏水都不好排。??”小吕又说:??“城里的规划就那么好?我进城好几次,也没见规划得多好,到处都是井盖,哪天点背踩上被炸飞了都不知道。??”

我回村的时候,贵的东西根本不敢拿回去,家里两辆车从来只敢开便宜的那辆回去,也不敢说自己在城里过得多好。倒不是怕遭人嫉妒,只是怕人说:刚进城没几天就不知道咋嘚瑟了,忘了自己是从村里走出去的了。

先说这么多吧,待想起什么再更。

————————————————————

没想到我写的这篇回答反响强烈,我还是模糊一下地域吧,我老家是个小村,但是跟周围好几个小村落连成一片,算是一个上千户的巨型村。我上面说的现象中最让我最厌烦的是,村镇级的执法单位,比如说警察们,在村子里最擅长的并不是主持公道,而是为了自身安全和省事而大力和稀泥!很多案件,甚至够判刑的案件,警官们连细节都懒得问就直接让人私了,这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一点,一个连基本的公平公正都不能靠法律来维系的地方,还有什么希望。

我已经三十多岁了,目前生活在城市有家有室,我是上大学后才离开村子的,大学之前一直在村里。从小到大发生了许多事,有些我也忘记了,不过我知道,村里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精彩的故事,我并没有想代表中国所有农村,我的叙述都是这几十年间在我们老家的见闻。

当然了,我爱我的家乡,那是我长大的地方,对于家乡的父老,比如来城里找个人啊,托个关系啊,看个病啊什么的,我是能帮则帮,绝不推脱,怎奈能力有限,至今也不能给家乡做什么大贡献。我上面说的不好的人和事只是部分现象,我们村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也发生过许多温暖人心的往事,村里大部分也都是忠厚老实的人家,他们的好处我就不在这细说了,因为这个问题问的是恐怖的事,所以我只列举了一些坏事。如果你非要让我说农村好的一面,我肯定能说出更多,但那就跑题了,那就跑题了,那就跑题了!

很多人评论说自己也是农民,但从未听说过这种事,说我夸大其词,我只能说,祝贺你没有见到过这些,祝你的村子永远和和睦睦欣欣向荣。

转载请注明:一秒钟的梦 » 中国农村的恐怖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